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最新加入
热门文章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习交流


关注百姓身边事 审计慧眼识真相
桂林市某县保障性安居工程跟踪审计案例
发布者:glsj_admin  时间:2016-7-19  阅读:2484次
    保障性安居工程是一项重大民生工程和民心工程,关系到百姓的切身利益和社会和谐稳定的大局。2015年末,桂林市审计局对某县保障性安居工程实施跟踪审计过程中,紧扣资金流向这条主线,通过数据分析,内查外调,顺藤摸瓜,最终查出该县A镇民政办主任以建设五保村的名义,套取和虚报冒领农村危房改造资金存入私人存折,涉嫌侵吞危改资金近40万元的重大问题。
    海量数据藏迷团
    岁末年关的南方小县城,冬雨飘洒,寒风凛冽。桂林市审计局某科室根据工作安排,正在对某县保障性安居工程的投资、建设、分配和运营情况进行跟踪审计。按照上级审计机关的总体审计思路,审计组把2012至2015年度农村危房改造的项目建设和资金发放情况作为这次的审计重点。
    根据该县住建局提供的近五年发放农村危改资金的电子数据反映,该县实施的农村危房改造项目中,向符合条件的9138户村民以2.2万元/户的标准发放了农村危改资金共14600万元,并且提供了对应的危房改造“一户一档”纸质档案。
面对海量的信息数据和堆积如山的档案资料,审计人员思考着一连串问题:该县五年时间发放了近1.5亿元的农村危房改造资金的真实性有多少?县里提供的9000多个个人银行帐号确实是农户自己的吗?危改资金真的分厘不差全部发放到农户手上?农户确实按规定建好了住房吗?如何尽快从海量数据中缩小审计范围找到审计疑点,考验着审计人员的智慧和业务功底。
    数据分析锁疑点
    带着这些疑问,审计组试图寻求一条主线——资金流,希望通过审查转入农户个人银行帐户的资金流发现证据。审计人员初步判断,如果套取危改资金,在申报和领取程序作假,那么最终的资金流向可能出现异常,资金在转出银行与农户领取的交接点上容易出现问题。
    果然,审计人员在对资金转出银行中记录中发现了异常,在近万条发放危改资金数据筛选审核中,审计组竟然发现该县财政部门2014年底转出的84名农户的银行帐号为同一帐号。审计组立即联系该县财政、住建和民政等部门相关人员,了解危改项目建设和资金发放的全过程,并着重询问转入银行帐号为同一帐号的情况。
    经核实,2014年该县整合民政专项资金和农村危改资金分别在D镇与A镇各申报建设1个五保村项目,申报指标用的是分散供养五保户,县民政局负责项目管理。其中D镇五保村项目资金由该局财务统一核算,上级拨入的民政专项资金,与分散供养五保户的资金都转入了该局银行帐户,都没有出现异常。同时,审计人员将该项目的立项、招标等程序档案资料一一审查,也未发现异常。
    但这一切无法彻底打消审计人员的疑虑,整合资金建设五保村的事项触动着审计人员的敏感神经,难道A镇五保村建设程序和资金管理也非常规范吗?随即,审计组发现A镇五保村建设程序不够完善,整合的民政专项资金在县民政局管理,而危改资金并没有纳入单位财务统一核算,项目涉及的近二十个分散供养五保户危改资金分别转到了他们的个人存折。
    同时,审计人员将发放危改资金数据与县民政局的分散供养五保户数据、县公安局的死亡人口数据,做了大量细致的联合数据对比、筛选和分析,发现A镇居然有几名死亡的分散供养五保户领取了危改资金!而这正巧是转进A镇五保户个人存折中的几名。死亡的五保户居然领取危改资金,世上竟然有这等怪事?
经过多角度数据分析,疑点锁定在A镇五保村的几名分散供养五保户上。至此,审计组感到里面可能隐藏猫腻,决定要深挖细查。
    入户调查露端倪
    在审计组召开的讨论会上,大家形成一致看法:分散供养五保户是没有直系亲属的农民,他们年龄大、文化程度较低,甚至有些是老病号,他们申报和领取危改资金都是自己办的吗?他们知道个人存折上的危改资金到账情况吗?是否去银行查询过或者取过现金?为什么出现死亡的分散供养五保户申报和领取资金?到底是哪个部门或者个人管理五保户的危改资金?俗话说:落袋为安。这些危改资金只有进了五保户口袋才算真正落到实处。何不实地入户调查五保村,当面询问他们,那么这些危改资金到底是否真正发放不就见分晓了吗?
想到这些,审计组不顾室外天寒地冻,路途遥远,立即来到距离县城最远的A镇五保村。
    就危改资金申报和发放情况,审计人员询问了随行的A镇村建站主任和民政办主任。村建站主任对有关情况和分工责任进行了解释:“我们住建部门负责核定危改指标的申报,民政部门负责五保村建设和资金管理”。
而该镇民政办主任蓝某则表示:“资金申报完全按照相关程序,是分散供养五保户自已申报,危改资金也是他们自已保管”。
    “分散供养五保户的指标申报和资金管理有没有可能由于某些原因由他人代办?”审计人员追问。
    “不可能”,蓝某对此坚决否认,态度斩钉截铁且语气带着不耐烦,“是他们自己带着身份证到镇村建站申报指标,也是他们自已到镇财政所领取危改资金的个人存折,这可是关系生活困难五保户切身利益的大事,不可能其他人代办申报指标和领取资金的!”
    蓝某的回答虽然直截了当,但细心的审计人员观察到,蓝某在回答问题流露出些许不太自然的表情和动作。凭经验判断,这里面可能有问题。
接着,审计人员对入住的五保户展开了有针对性的谈话调查,当面了解危改资金的申报、领取以及死亡情况。审计组询问了近十名分散供养五保户。经核实,这些分散供养五保户都表示没有听说、没有申报,也没有收到过这笔农村危改资金,其中两个五保户数据显示已经死亡,但是他们仍健在,这说明五保户申报材料也存在问题。五保户的回答初步证实了审计组之前的判断,审计工作取得初步突破。
    正面交锋获突破
    带着初步的发现,审计组再次审查了县民政局财务帐与A镇五保村项目档案资料,掌握该项目建设资金收支情况之后,又一次实地调查突击询问了蓝某。对再次调查五保户危改资金的去向,对方故作惊讶:“这些钱肯定发给五保户了,他们怎么会没收到?可能是他们忘记了吧,也有可能他们把各种补助记串了”。
“2.2万元对每个五保户可不是小数目,怎么可能记串了呢?”审计人员追问着。
    “他们申报的危改资金用在五保村建设上了,他们自己保管存折,我们没有保管。” 面对审计人员的进一步追问,对方仍以各种借口搪塞,拒不承认虚假申报和自已代领,掌管并套取资金的事实。
    “建设五保村的危改资金到底是谁管理?”“五保户把钱交给了谁?”“这个项目是不是按规定实行政府采购”“哪个单位负责施工?”“工程款是否全部支付完毕”。一个个十分尖锐的问题让蓝某逐渐乱了阵脚。
    特别是当审计人员询问“这笔危改资金付完工程款之后的余款最终到哪儿去了?”的时候,蓝某终于难以自圆其说,开始对审计人员软言细语,希望审计组“适当关照一下”,请求放他一马。对蓝某的软磨硬泡,审计组一再向他指明,要端正态度,认真配合审计工作,并指出拖延审计进度和隐瞒真实情况的严重后果,要求他尽快提供五保村项目资金收支情况和五保户个人存折。
    在审计人员摆事实、列证据、讲道理,加之政策攻心的多管攻势下,蓝某终于承认:以弥补A镇五保村建设资金缺口的名义,在五保户不知情的情况下,他收集了近20个五保户的身份证和户口本等资料,向镇村建站申报指标,并从镇财政所把他们的个人存折代领取出来自己保管,除支付工程款外,他陆续把五保户的存折全部消户,将余款28万元转进自己的存折,在审计人员第一次入户调查之后,他开始嗅到危险的气息,第二天就把自己存折上的28万元转到其中一个五保户的存折上,但是存折和密码都在他自己手上掌握。也就是说,蓝某从始至终操控了五保户危改资金的申报、领取、存放和支取等全过程,并涉嫌侵吞危改资金余款。
    银行帐户显真相
    根据蓝某交代的情况,审计组继续乘胜追击,立即到五保户个人存折的开户银行进行调查。跟蓝某所述不一致的是,竟然还有近半五保户存折其实未消户,他们的银行帐户里还有余款近2万元。针对这一情况,审计组再次对蓝某进行了询问。看到审计组竟然如此认真细致,蓝某终于乱了方寸,不得不如实交代:他仍然掌管所有五保户的存折。
    在审计人员强大的审计攻势面前,时隔一周,蓝某又向审计组如实交代了另一个问题:“在C镇数名分散供养五保户不知情的情况下,蓝某擅自收集他们的身份证等资料,向住建部门申报了2015年度危改指标,并代领取了危改资金近10万元。除村里修建水沟时的零星支出,余款8万元也被他转进了自己的个人存折”。
    在进一步调查后审计组发现,C镇五保村已经在2013年由广西民政厅专项资金投资已建成并投入使用。看来,蓝某是在2014年第一次套取A镇五保户危改资金近30万元得手后,胆大妄为再次犯案,2015年又虚报冒领C镇五保户危改资金近10万元。
    “乱花渐欲迷人眼,拨开迷雾见真相”。至此,该县B镇民政办主任以建设五保村的名义,套取和虚报冒领农村危改资金存入个人存折,涉嫌侵吞危改资金的案件线索终于水落石出,等待蓝某的将是党纪国法的严惩。
    结束语
    桂林市某县的保障性安居工程跟踪审计工作已经开展到第四个年头了,这次A镇民政办主任套取和虚报冒领农村危改资金的真相被揭开的同时,也留给我们较多启示。一是审计人员要时刻绷紧查处违法违纪问题这根弦,增强案源意识;二是审查帐目要细心,善于深究细查,捕捉疑点;三是调查情况要留心,注意经济活动的关联性和相似性;四是追查线索要耐心,始终不畏艰难,持之以恒直至找到揭开问题的突破口,如此方能审出深度,审出质量,最大限度地发挥审计的职能作用。
    对那些自以为是的“聪明者”来说,身外之物不可得,不义之财不可取,切不可抱有侥幸心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供稿:行政事业审计科 傅春灵